分析:如果维特尔的看法是对的,那么谁能带领F1走出迷失?

我们可以继续信任当前的决策者吗?还是把目光转向一个新的领路人?Motorsport.com编辑查尔斯·布拉德利(Charles Bradley)的看法是:如需前行,借鉴过去。

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是一个有想法、用长远目光看事情的车手。他懂得赛车的历史,也明白自己在其中的角色和地位。

在我看来,这也是为何当维特尔都发表了“F1太复杂了”和“我们要防止F1失去自己的本质”这样的看法时,我们确实应该有所注意。

他认为F1聚光灯的聚焦点应该是哪一位车手最快,而我同意他的这个看法。因为除了车队老板和车队里的会计,又有谁会真的在关注车手积分前先关注车队积分呢?

不过,作为赛车运动的金字塔尖,F1的重点可不只是车手;也不是车手、车队加上速度相同的赛车——不然F1早就变成像GP2和GP3那样的模式了。最重要的,是车手、车队还有赛车。是人类,大脑与机器。

所以F1已经被损坏了吗?还是已经过气,或者已经失败?我不那么认为,现存有许多看法都来自于错误的角度,但是..

 

“我们想要曾经的F1”

我时而听到车迷用这句话来抱怨,而车迷的声音非常重要。但是为什么他们表示失望呢?

我并不能代表所有车迷,但是我觉得让F1落到如此境地最重要的两个原因就是:快速衰竭的轮胎和DRS。我明白他们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提升比赛的观赏度——特别是增加超车。不过他们只获得了一时的成功,渐渐的一切都变了。

我记得曾经在专栏中提到过这两个问题:“多多益善还是宁缺毋滥?”和“超车在多到一定的数量之后是否会变得太多?”

因为DRS,我们看到的超车都是直线超越,这可不能让我们满意。我有的时候觉得这样的超车就像Coldplay乐队:不能像摇滚乐一样让人沸腾、没有足够的个性成为灵魂乐;所以让我感觉单调而乏味。

维斯塔潘和里卡多的延迟超车让车迷疯狂,但是这样的狂欢可不会在DRS帮助下的超车后发生。

而且,车队似乎都已经掌握了快速衰竭轮胎的特性。所以,这一用来增加不确定性的方法似乎已经到了自己生命的尽头。

所以,为什么”虚假“的东西,会在这一项”真实“的赛车比赛中出现呢?

 

寻找正确配方

我认为维特尔说的“我们要防止F1失去自己的本质”,指的是F1需要正确的比赛方式。

一位车手获胜的原因不能只是因为引擎或空动或保护轮胎,而是把这些原因混合在一起。每一场比赛都应该给人留下“愿最佳者胜”的精神印象。

目前,似乎只有在天气多变,或者练习赛被迫缩短的时候,我们才能看到这样的比赛。

不只是正确的比赛方式,许多车迷也希望看到工程师天才的想法所带来的改变。不是说现在的F1和工程艺术脱离了联系,但是严格的技术规则限制了这一部分的发展。

一位知名工程师曾经告诉我一个比喻:“过去,技术规则带给我们像远洋货轮上的集装箱一样大的自由设计空间;而现在这个空间变得向鞋盒一样小。”

厂商在设计一双鞋,一种沙发系列或是拍摄电影结尾时,都会花费很多精力在雇佣人员调查用户的共同喜好上。

接着,专家们会聚在一起,分析市场的反应——正面的和负面的。然后想出一个提高的办法。

受益于大奖赛车手协会(GPDA)在去年推出的调查,我们其实知道车迷们到底在想什么。所以我们现在真正需要的,就是能够听取车迷声音的人。只不过,这才是最难做到的。

 

所以我们到底应该听谁的意见?

首先,我们不能让由车队代表组成的“策略小组”继续拥有对F1的决定权,这是毋庸置疑的。继续下去只会错上加错。

他们聚在一起的结果就是不停争吵,直到其中最有力量的那个声音出现。这可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所以我们需要谁来管理这项运动?

1)这个人需要有名声。

2)他同时拥有为车队打工的经验和管理车队的经验。

3)他拥有小车队和大车队的工作经验。

4)他已经离开了我们的视野一段时间,时间长到足够思考过去的失误。

5)他有一个对未来的视野。能够在让我们回到辉煌过去的同时,也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而正是维特尔曾经的好伙伴——克里斯蒂安·霍纳(Christian Horner)给出了完美的回答:F1需要罗斯·布朗。一个为三家不同制造商(贝纳通,法拉利,布朗GP)赢得过16个F1世界冠军头衔的人。;同时他也为另外一支车队(奔驰)的夺冠打下基础。

如果F1的未来必须由一个小组来决定,那也许布朗可以作为掌舵人。小组也必须由其他的F1工程巨匠组成;经验丰富的帕特里克·海德(Patrick Head),约翰·巴纳德(John Barnard)和戈登·穆雷(Gordon Murray)都应该是这一个小组的一员。他们有经验,有阅历,在达到过巅峰后都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我们需要像剃刀般锋利大脑。我们需要的是了解这项运动,懂得比赛的精华,曾经给F1带来技术改革并思想前卫的工程师。

假如F1真的引入了封闭座舱或是“光环”式的座舱(这几乎已经板上钉钉,问题就在于什么时候启用)。那么我们需要思考如何留下我们的核心车迷群体。

我们已经无法承受改变所带来的损失车迷的风险,除非这样的改变可以再度让车迷为比赛感到疯狂。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Ross Brawn , Patrick Head , Sebastian Vettel
文章类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