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原油价格浮动对于F1的影响

近年来,不断全球扩张的F1开始越来越多地涉足那些石油资源丰富,且愿意负担高额申办费用的国家。针对这一现象,Kate Walker做了一番调查。

随着F1逐渐远离欧洲腹地、来到东方和西方寻求财富,这项运动无意中开始依赖于石油市场,来维持其目前的财务状况。

2016赛季的分站赛数量打破了纪录,达到21场,其中有6个举办国由石油富豪资助政府办赛,或成为了赛事的冠名赞助商。这些国家分别是巴林、阿布扎比、阿塞拜疆、巴西、马来西亚和俄罗斯。

曾经,比利时和匈牙利大奖赛也是得到过石油公司的赞助,但是那些合作已经终止(2013年比利时大奖赛,壳牌作为赞助商遭到了绿色和平组织抗议者的反对)。

即便是车手的职业生涯,同样也与石油行业息息相关。帕斯特·马尔多纳多能够进入F1,正是受到了来自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赞助。但是,石油价格的下跌,以及委内瑞拉经济的动荡,让马尔多纳多的赛车梦在本赛季嘎然而止。

印度尼西亚车手里奥·哈尔延托的涂装颜色源自于印尼国家石油公司。他获得车手席位,正是获得了来自该公司的资助。但是目前油价的下跌造成了收入减少,让印尼政府决定削减不必要的开支,使得这位年轻的车手如今只能向他的老乡们寻求经济支持。 

“当然原油价格的降低会影响我们的收入,哪怕它产生的影响,不会像80、90年代的原油和天然气那样,当时它主宰了我们的收入,”印度尼西亚财政部长 班邦·布罗佐内戈罗3月在接受《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当然,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必须创造出自己的效率。” 

印度尼西亚政府必须以50美元一桶的价格出售原油,来平衡收支。上周,布伦特原油价格重返了自2015年11月以来的最高点,不过仍低于43美元。1月的时候它的价格还曾低至过27美元。

寻找新的资金来源

Rio Haryanto, Manor Racing MRT05 locks up under braking
Rio Haryanto's Manor is backed by Indonesian oil firm Pertamina

Photo by: XPB Images

目前,为了支持哈尔延托参赛,印尼政府正在策划一场创新的大众集资活动,旨在利用民众的热情,对其唯一一位F1车手的未来给予支持。为此印尼当地的五家电信公司,联手创建了一个短信捐助系统,让民众共同来筹集420万欧元的资金,以帮助哈尔延托锁定下赛季的车手席位。要达到这一数字,需要1240万条每条价值0.3欧元的短信。

“让我们都来支持这项活动,就像吃药一样,每天3次。印尼的手机用户非常多,所以每个人都能做到这点。我们将会获得足够的捐助。” 印尼通讯与信息部部长鲁迪安塔拉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

在国家层面,原油价格在去年冬季下跌至了30美元一桶,同样对于一些F1举办国以及冠名赞助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今年1月,继阿布扎比、阿曼和沙特阿拉伯之后,巴林比也提高了燃油价格,以应对因国际原油价格降低导致的政府收入锐减局面。 

根据《金融时报》该月的报道,巴林需要将价格提升到超出现实的125美元/桶,来平衡预算。这意味着燃油价格的涨幅将达到56.3%(优质燃油将达到60%),也将是巴林33年来首次上调燃油价格。

新加入者阿塞拜疆寻求援助

Baku atmosphere
巴库车迷氛围

XPB图片社

2016年,受到原油价格持续低迷影响的阿塞拜疆,作为若干个寻求经济援助的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国家之一,一直在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讨论救助方案。随着燃油价格的下跌,阿塞拜疆的货币马纳特也开始贬值。阿塞拜疆中央银行在一年内已经耗尽了其外汇储备。

但按照计划,即将在巴库举办的比赛将如期举行。只不过作为欧洲大奖赛,比赛的开销远远高于主办者的预期。1月的时候,巴库城市赛道方曾发表声明,确认比赛将按继续进行:“马纳特的贬值不会对于阿塞拜疆大奖赛产生影响。欧洲大奖赛的预算被批准时,最初是以美元计算的。因此,我们不希望对目前的赛事预算做任何的改变。”

自从2015年的12月开始,马纳特兑换美元的汇率已经下跌了超过三分之一。所以必须假设即便有BCC的担保,巴库大奖赛也不会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壳牌再次做出郑重承诺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Photo by: XPB Images

当原油价格的下跌令一些赖以其生存的F1分站赛感到困扰时,一个F1中响当当的名字、同时也是石油界的巨头,仍然在以F1赞助商和合作伙伴的身份参与这项运动。它就是壳牌。

壳牌与法拉利建立了汽车运动中最长,也是非常值得炫耀的一段合作关系。二者的合作从恩佐·法拉利还在阿尔法·罗密欧车队担任车手的时候就开始了。

壳牌全球赞助经理Kai Uwe Witterstein表示,法拉利和壳牌建立的是真正的技术合作关系,二者互惠互利。出于这一原因,未来壳牌参与F1不会受到原油价格下跌的影响。

“为什么我们要赞助?这可不是在赛车上贴个粘纸,或者追求媒体价值那么简单。这是为了我们的产品,” Witterstein在上海接受Motorsport采访时表示:“我们壳牌已经为法拉利生产了很长时间的产品。我们和他们一同研发产品,这对我们非常的重要。”

“壳牌一直站在燃油和润滑油开发的前沿。所以这关系到我们的产品。我们可以有积极的例子,来向客户证明我们的产品是最棒的。F1给予了我们最完美的环境来证明这点。”

“当然,原油价格对我们的公司整体都有影响。但是如果你回顾历史,在过去65年我们和法拉利的合作中,也有很多的起起伏伏。尽管受油价影响,但我们一直留在这里。因为考虑到我们和法拉利的关系,无论是测试我们的产品,还是为我们的客户提供良好的论据,都让我们受益匪浅。”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