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何红牛在匈牙利的取胜希望只是假象

尽管匈牙利大奖赛的冠军争夺称不上激动人心,但是其他名次的争夺因为策略和拉锯战而充满玄机。

乍一看匈牙利大奖赛令人略感失望。毫无疑问一场21位车手完赛,几乎没有事故和刺激超车的比赛,让观众们昏昏欲睡。但是,这场比赛也充满着玄机的比赛。虽然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超车,但是从始至终,冠军、第三和第五名的争夺都相当的激烈。刘易斯·汉密尔顿始终占据主动权,但是任何闪失都可能让尼科·罗斯伯格伺机上位。德国人的坚韧差一点就得到了回报。

比赛中有两个关键时刻。首先是发车,在超车艰难的赛道,它始终是一个关键的决定因素。其次是比赛半程,红牛的里卡多对梅赛德斯施加了压力。这支冠军车队必须在策略上神经紧绷,同时期待汉密尔顿能够在适当的实际发挥额外的速度。他确实也做到了这点。

本赛季,汉密尔顿在赛季开端遭遇了一连串的不顺。匈牙利排位赛中,由于受到颇有争议的黄旗影响,英国人将杆位输给了队友罗斯伯格,升级了队内的紧张气氛。比赛的第一圈势必将相当激烈。默认的一项事实是,通常从脏的一侧起步的车手会非常不利,正如汉密尔顿的起步位置特别的脏。

但是我们在头几圈见识到了颇为精彩的对决。这一次,由于赛道的重新铺设,以及周六的大雨,脏侧起步的车手并没有太吃亏。

汉密尔顿成功地把红牛挡在了身后。他甚至表示自己不知道那是里卡多。但是一些好事之徒或者会讽刺他留给澳大利亚人的空间,要比给队友的更充足。

里卡多的发挥可圈可点,但可惜最终以第三名完赛。罗斯伯格落到第二,也让梅赛德斯的竞争又恢复到了英国人为首的状态。

“从场面来看的话,这是一次精彩的发车,” 梅赛德斯执行技术总监帕蒂·洛维在接受Motorsport.com采访时说道,“前五位的车手公演了一次精彩的发车。凭直觉,这里的直道感觉并不很长,但是它确是(全年)第五长的。仅仅比巴塞罗那短了100米。在这些长直道,最后大家总是首尾相接。”

“进入第一弯,几乎有五辆赛车并排同行,不是吗?我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看起来汉密尔顿要被里卡多超车了。但是他在进入第一弯时牢牢地挺住了。尼科在二号弯丢失了第二名,但是他通过一次机智的移动回到了第二。这是一场非常壮观的演出,很高兴那之后我们还是第一和第二名。”

“从那之后比赛就变得相当一帆风顺。昨天(周六)我们经历了一场很紧张的排位赛。光是Q1就用了超过一个小时!我感觉我需要一些直截了当的东西。它(正赛)确实如此。虽然也并非完全没有波折。”

第一节罗斯伯格落后汉密尔顿大约2.5秒,但是一停换上软胎后,两人的差距立刻缩小了。几圈后,汉密尔顿表示自己的速度很挣扎,慢了大约1秒。因此罗斯伯格可以在不丢失抓地力,也不用拿轮胎冒险的情况下追近队友。

来自罗斯伯格的压力

正是这时,全场的焦点从梅赛德斯转向了里卡多。他比比汉密尔顿早一圈,比罗斯伯格早两圈进站。不过他一出来就被威廉姆斯的瓦尔特利·博塔斯挡住了,速度被压制。但其实他在迅速接近两辆W07赛车。当比赛工程师告诉里卡多他比他们都快时,他也立刻像打了鸡血。

几圈后,汉密尔顿被车队告知需要提高一些速度。英国人以“努力尝试中”做了回应。不过这是一段引人注目的插曲。究竟汉密尔顿的轮胎有问题,还是他像某些人所说,想耍点小伎俩来阻挡罗斯伯格,促使他被里卡多超越,从而损失若干个积分?

罗斯伯格并不这样看待这个问题。“不,事情并非如此,我只是全力专注于向前。我很高兴他(汉密尔顿)的速度很慢,因为这样我可以尝试施加更多的压力,迫使他犯错。我做了一切力所能及的,促成了一些错误,但还不足以对付他。”

事实上,汉密尔顿的减速是在保护他的软胎。因为他不确定这一节它们的的持续情况会如何。

“问题是所有的车队都预测,用一节超软和两节软胎很难实现两停,”洛维表示,“所以有很多管理轮胎的技巧需要被用到。这很难,在一场比赛里,精确的管理非常有必要。”

“使用轮胎,就像你拥有一百英镑,你需要开销整个旅途,”汉密尔顿解释道,“我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我尽可能合理地使用它们。如果我在一开始推进得太厉害,那么或许我无法坚持到最后。但我感觉我管理得非常完美,没有任何问题。”

对梅赛德斯来说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当汉密尔顿认为他做了正确的事情时,里卡多成为了重大的威胁。关键的是他已经加快了步伐。

“我很肯定他(汉密尔顿)并不想阻挡尼科,”澳大利亚人表示,“整个周末我们都在和车队讨论,他们需要小心轮胎。我们并不肯定那会是两停还是三停。但是一旦你听到消息,你的轮胎可能没法坚持下去了,你就会想要妥善保护它们。”

“第一节他们把超软胎保护的非常好。然后换上了软胎。我们对于它们(软胎)没有任何的经验。所以他(汉密尔顿)可能在过度保护它们。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他知道尼科在他的后面,但是并没有意识到他正在迅速接近,使用的是不同的策。他并不了解全局,对他来说一切看起来OK,这也是为什么他跑得很顺畅。”

因为里卡多带来的威胁,在比赛快要接近半程时,梅赛德斯进行了一段有趣的对话。车队明确告诉汉密尔顿,他们需要让罗斯伯格先进站以避免被里卡多超越,否则冠军可能岌岌可危。

对梅赛德斯来说,他们在乎的是能否以一二带回。如果情况是罗斯伯格先进站,能够领先于里卡多,即使他超过汉密尔顿,车队也认为可行。

“当时的情况就是如此,”洛维表示,“到达某个时机,如果第二位的车手受到来自后面的威胁,那么我们必须拉开差距。”

里卡多早进站

里卡多出人意料地在第33圈就完成了二停并换上了全新的轮胎,让梅赛德斯真正感到了危机。梅赛德斯决定让两辆赛车都继续跑,让汉密尔顿加速,用旧轮胎与里卡多周旋,从而让罗斯伯格摆脱困境。

“让我们倍感压力的是,红牛很早就让里卡多完成了最后一停,”洛维表示,“这对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也是个不错的策略。他们希望借这次早停博一博。否则的话他们只能坐以待毙地以第三完赛。这样的冒险很值得。你也看到了,最后他仍然能够抵挡住维特尔。所以他们的轮胎比任何人预料的都要好。”

事实上,红牛这么做也是考虑到让里卡多安全地领先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

“我们主要是在提防塞巴斯蒂安,”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表示,“当我们认为已经达到了可以安全跑完比赛的时间点。但我们看到了塞巴斯蒂安正在努力追赶,尝试使用undercut。所以我们决定进站,确保守住位置。同时也给梅赛德斯造成一点压力。但是结果一旦他们处于压力,他们的速度立刻有了很大的起色。”

“我们的速度必须完全快过他(里卡多),”洛维表示,“因为我们必须认定这是最后一次进站,正如我们看到的情况,这里超车很难。所以他们决定放手一搏。我们必须决定是立刻做出回击,还是坚持跑,跟上他的速度。很幸运最后我们化解了危机。”

这时候梅赛德斯已经非常明确,汉密尔顿必须在外面继续跑。

“刘易斯(汉密尔顿)并不知道我们所掌握的所有信息,”洛维表示,“我们需要定义里卡多的进站,给予汉密尔顿使劲儿跑的直接指示。最终我们说服了让刘易斯加速。当里卡多不再变快,太好了问题就不存在了。但是最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跟得上他(里卡多)的节奏,否则我们的任何一辆车都可能丢掉冠军。

而罗斯伯格并不期望看到一场像摩纳哥一样,赛道上精心策划的顺位调换游戏。

“在摩纳哥,那是为了给予车队赢得比赛的机会,”罗斯伯格表示,“但在这里我们无论如何都能赢。当时刘易斯看起来似乎有那么点挣扎。但我不认为会有这样的一个(调换位置)指令出现。这毫无理由,因为我们都在争夺冠军。”

幸运的是汉密尔顿加速了。由于在该节很早就开始保护轮胎,他省下了他的100英镑,现在可以尽情地开销了。但他也坚持表示里卡多大胆的策略从未引起他的注意。

“我并没有关注它,”汉密尔顿表示,“我知道我在领跑,知道我该做什么来保持领先。我知道他很早就进站了。但是就算他进站,我也还是能跟上他的节奏。事实上我更快,所以那从

来不是个问题。”

汉密尔顿也表示,即使车队决定让罗斯伯格先进站,给予了他上到第一的可能性,自己对此并不在意。“在我看来,这不会改变什么。我并没有阻挡尼科,如果他足够快,他可以缩短差距,如他所愿,对我发起挑战。但在那之后我很快就提高了速度。我想威胁从不存在。”

汉密尔顿遭遇慢车

比赛中,罗斯伯格确实好几次相当地接近队友。第52圈,当汉密尔顿被埃斯特班·古铁雷兹阻挡时,两人的差距缩小到了0.6秒,但随后又被拉开。第62圈,由于汉密尔顿的锁死,两人又跑到了那么近。罗斯伯格施加的压力差点就让他得手了。

“比赛中我没有任何的顾虑,”汉密尔顿表示,“除了第12弯,我有些跑大了。这是唯一一个稍令我在意的地方。因为我在一处颠簸的地方刹车了。之前我总是在它之前或者之后刹车。但是这次不偏不倚地就压到了那里,造成了锁死,然后就走大了。但除此之外,没问题。”

如果那时候汉密尔顿的情况更极端,那么罗斯伯格很有可能伺机上位。但是最后英国人还是安全地首个冲过了终点。“我可以让引擎的功率忽大忽小,在需要的时候控制它。当罗斯伯格提速的时候,我也会。所以永远不存在真正的威胁。”

“有那么一刻,刘易斯在第12弯犯错走大了。那时他们(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相当接近,”洛维表示,“通过莱科宁和维斯塔潘,我们已经见识到了即使有巨大的速度差,超车在这里也非常难。这也是为什么应对里卡多的早进站如此有必要。如果我们落到他后面,即使最后五圈他很挣扎,他仍有可能守住位置。这也是比赛除了发车之外,最大的高潮。这是一场很波澜不惊的比赛。很幸运的,我们没有任何技术问题。”

对于梅赛德斯来说,这是一个几近完美的周末。不过也不可否认状况频发的排位赛,如果Q2塞尔吉奥·佩雷兹没有在五号弯犯错,那么他很有可能轻松地把汉密尔顿挤到第11位发车,那样依赖比赛的精彩程度或将截然不同。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匈牙利大奖赛
赛道 匈格罗宁赛道
车手 Daniel Ricciardo ,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