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什么汉密尔顿在英国大奖赛上势不可挡

刘易斯•汉密尔顿是那么坚定地要主宰今年的英国大奖赛,从周五起他就让所有人看到,他的水准高人一等。现在就由Adam Cooper来回顾这位世界冠军毫无瑕疵的主场比赛周末.

汉密尔顿在英国大奖赛上比队友多拿7分还是10分尚且没有定论(编者注:随着梅赛德斯决定放弃就罗斯伯格受罚进行上诉,英国大奖赛成绩正式确定,而汉密尔顿最终比罗斯伯格多拿10分,两人在车手年度积分榜上的差距只剩下一分),但是胜利对这位本土英雄来说都无与伦比。赛季即将过半的时候,毫无疑问这位世界冠军已经找回了势头。

本场比赛也再次证明了维斯塔潘是个早熟的“天才少年”。荷兰人在西班牙赢得冠军、奥地利拿下亚军的表现已经相当出类拔萃,但是这一次,他大胆地超越了一辆梅赛德斯并阻挡了很多圈。如果不是因为罗斯伯格受罚,梅赛德斯一定非常舍不得让荷兰小将拿到额外的奖励。

通常,比赛前下一场倾盆大雨,意味着比赛会像一个旋转的赌盘那样充满悬念。然而,任何人如果原本希望梅赛德斯受到牵绊并把机会拱手让出,那么最后都扫兴而归。

最近但凡下雨,比赛在安全车带领下发车已经成为了赛事总监的默认选择,也让汉密尔顿的比赛变得更轻松。今年他的发车不总是一帆风顺。上周六排位赛无缘杆位后,罗斯伯格也把更好的发车视为了超过队友的最大机会。但是,这样的良机不复存在。同样的,大家也没机会见识到,在梅赛德斯新的《交战规则》下,两位车手会如何在前几个弯角里争夺领先位置,看来一切要等到匈牙利才会揭晓。

安全车领跑了整整五圈,无论对车手还是观众来说,都有些太久。汉密尔顿迫不及待地想要发车,甚至直接在无线电里向(F1赛事总监)查理·怀汀表明自己的态度。

安全车多带的那几圈里赛道情况已经适合半雨胎。但是只要安全车还在赛道上,车手就只能使用全雨胎,显然有的车手已经准备绿灯一亮就尾随安全车进站、更换轮胎。

尽管如此,当安全车在第五圈结束时离开,第五位的基米·莱科宁引领十位车手立刻进站的情景并不常见。一圈后,又有六辆赛车陆续进站。于是赛道上只剩下了六辆赛车还在用全雨胎跑,包括排位赛前三的车手、塞尔吉奥·佩雷兹和两辆索伯。

领先的车手坚持更久合乎逻辑。太早进站他们的损失会更大,谨慎的选择是更明智的。但是在帕斯卡尔•维尔雷恩的事故引发虚拟安全车时,他们幸运地获得了进站机会。

理论上在虚拟安全车下,你在赛道上无法甩开也不能追近对手。但是如果你进站就能够获益。因为当你换胎时,对手的移动速度要比正常比赛时慢。

“我们很幸运在虚拟安全车时进站,” 梅赛德斯执行技术总监帕蒂·洛维赛后告诉Motorspot.com,“要做出这个决定很容易。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进站,但是在虚拟安全车时更完美,因为你可以通过进站赢得时间。”

梅赛德斯成功地让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同圈完成了进站。车队能做到了这点,还要得益于汉密尔顿在前两圈里惊人的速度。他在第一圈就甩开罗斯伯格3.7秒,然后在进站前又多拉开了一秒。这个差距让两人可以同圈进站,罗斯伯格没有耽误任何时间。

完美的策略

“我认为今天的策略恰到好处,”奔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表示,“我们执行得非常完美,在虚拟安全车下,我们选择了正确的进站圈,且符合同圈按进站的条件。这要求两位车手的差距是4秒,而我们正好拥有这点时间。事情恰好都能顺利地进行。”

所有没有进站的车手都比其他人节省了时间。最显著的就是第十位发车的佩雷兹此事已经上升到了第四位。两位梅赛德斯车手把其他赛车甩得更远,而丹尼尔·里卡多已经落后了队友维斯塔潘10秒。换句话说,虚拟安全车没有对增加比赛亮点起到任何帮助作用。

前方没有慢车阻挡是汉密尔顿的优势。但是换上半雨胎后,起初他没能甩开罗斯伯格,两人的差距大约在4.5-5秒左右。随着赛道变干,轮胎颗粒化问题开始显现,罗斯伯格很难甩开发挥出色的维斯塔潘。

“我认为在这些条件下,底盘成为了主导因素,”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表示,“显然直道较短,而弯道较长。我想我们见识过很多次,当赛道潮湿时,我们的赛车非常、非常强大。我认为我们真心期盼着一场雨战。”

然而当半雨胎被用尽的时候,事情又变得很有趣了。

“当时我们的两辆赛车都遇到了严重的轮胎颗粒化。所以轮胎让他们损失的时间比赛道环境造成的影响更大,”洛维表示:“赛道一半已经几乎干了,但问题是,另一半仍然有很多的积水。”

沃尔夫补充道:“每个人都饱受轮胎颗粒化的困扰。但是大家仍然要延长使用半雨胎时间,以确保不需要再换另一套半雨胎。”

现在的问题就是谁愿意第一个冒险——换上干胎。结果这个人是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他在第15圈进站,而他的圈速让对手们得以参考。下一圈里,维斯塔潘通过一次卓越的超车干掉了罗斯伯格,上到了第二。这让梅赛德斯更纠结于到底是否应该(让罗斯伯格)进站,但最后仍然选择等待。

“事情很简单,我们不认为中性胎足够快,”洛维表示,“我们知道有些人会放手一搏,但是它(中性胎)还不够快。”

第16圈,七位车手决定进站。汉密尔顿则在第17圈进站,而维斯塔潘并没有紧随其后。但是,罗斯伯格与维斯塔潘之外的九位车手都进了站。梅赛德斯又一次让两位车手在没有损失的情况下同圈进站。

最终,维斯塔潘在第18圈进站。他守住了第二的位置,没有因为多跑一圈而追近汉密尔顿或被甩开。所以他的策略也无功无过。

“我们决定多跑一圈的原因是他(维斯塔潘)在往前追赶,事后看来应该更早进站,”霍纳表示,“如果汉密尔顿的出场圈遇到了状况,那么他(维斯塔潘)进站圈所用的轮胎就该是更安全的。他(维斯塔潘)不会被罗斯伯格通过进站超过。它(半雨胎)没有缺点。正如你所见,一号弯对很多赛车来说还是很惊险的。”

然而,罗斯伯格在进站时比汉密尔顿和维斯塔潘都多用了4秒,他的全雨胎严重磨损后让他进站很慢,而用上新的中性胎后,出场圈也比较慢。

“我认为他的轮胎颗粒化情况更严重,而且出现得比维斯塔潘更早。你可以看到就那一圈,他就损失了很多时间,”洛维表示,“轮胎条件要比赛道条件更起到更决定性作用。”

维斯塔潘的魔法

汉密尔顿在跑自己的节奏,罗斯伯格需要再接再厉追回自己的损失,于是他追逐维斯塔潘成为了比赛的主旋律。当汉密尔顿和维斯塔潘和大票车手一样在一号弯冲出去后候,德国人追回了一些时间。

在湿地条件下,荷兰人的表现如有神助。但是在干地条件,罗斯伯格势不可挡地追近红牛。进站后,罗斯伯格花了12圈把差距缩小到4.4秒。第30圈时,他已经追到了维斯塔潘的身后。

大约第35圈时,维斯塔潘报告赛车的尾部有问题。“他的轮胎已经跑了几个阶段,”霍纳表示,“我认为他整场比赛的速度都很有竞争力。只是当赛道变干后,梅赛德斯变得越来越强大。”

但无论如何,罗斯伯格又花了整整八圈才超掉维斯塔潘。荷兰人再次彰显了自己的真实力。

“他(维斯塔潘)的驾驶技术非常与众不同,尤其是他控制赛车前进方向的方式,”沃尔夫表示,“你可以看到,当他拥有一辆出色的赛车的时候,他就可以打一场漂亮的仗。红牛的赛车普遍在湿地条件下表现很好,拥有很大的阻力。”

“这是一场精彩的表演,”洛维表示,“不幸的是,我们在加拿大就见识过。马克斯的防守非常强悍,他在进入直道的时候,常常选择让你很难受的位置,无论从左边还是右边都没法走。他在加拿大时就这么干过,而我当时就震惊了。”

“今天他又故技重施。尼科抱怨了他(维斯塔潘)在直道上两次移动了位置,但是赛会没有任何表示。”

当罗斯伯格在第38圈总算超越维斯塔潘后,他落后汉密尔顿3.8秒,而比赛还剩下14圈。之后的问题就是连线集团的车手是否会用这套中性胎坚持到比赛的结束。梅赛德斯两位车手需要用它跑了35圈,维斯塔潘则是34圈。赛前倍耐力建议的圈数是28圈。但是在湿地条件下跑过前几圈,意味着每个人的轮胎寿命都会更长。

洛维表示,“刘易斯掌握着局面,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加速。比赛还穿插着一个问题:是否需要再次进站换干胎。但是很明显我们不会先有动作。无论红牛做什么,我们都能应对。”

无线电争议

相比之下,罗斯伯格的比赛则没那么太平。在第46圈结束、第47圈开始的时候,车队通过无线电告诉了全世界罗斯伯格的变速箱有问题。瞬间他丢失了5秒,并且感受到了来自维斯塔潘更大的压力。

“他卡在了七挡,”洛维表示,“一切发生得很快。我们认为是液压系统的问题。所以他必须在不使用七挡的情况下跑完比赛,只能尽可能地跳过这个挡位。这意味着你会损失一些圈速,尤其是加速的时候,你的引擎会丢失一些最佳的表现。”

“他花了好几圈,才重新找到自己的节奏。这期间马克斯最近把差距缩小到了1.3秒。但是尼科设法把差距稳定在了大约1.5秒。最后我们就那样完成了比赛。最后五圈实在是扣人心悬。”

最后罗斯伯格安全地在维斯塔潘之前冲线,但是车队指导他解决赛车故障的无线电通讯也引起了FIA 的注意,而经过几个小时的调查后,赛会干事决定给予他10秒的罚时,让他落到了第三名。

然而无论如何,汉密尔顿的胜利毫无争议。英国人的表现无可挑剔,让罗斯伯格在本赛季开局四连胜后积攒的优势荡然无存。赛季还有很多场比赛,但是除了巴库的比赛,自从巴塞罗那的碰撞之后,一切都顺着汉密尔顿发展。

“今天,我们见识到了刘易斯非常的自信,极度专注和冷静,”沃尔夫表示,“像这样的日子,刘易斯·汉密尔顿势不可挡。我想这就是今天我们所见证的。”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英国大奖赛
赛道 银石赛道
车手 Max Verstappen ,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