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什么梅赛德斯在索契的经历“绝对是噩梦”

表面上看,梅赛德斯在俄罗斯大奖赛上包揽前二名就像公式化一般,但是Adam Cooper可以披露“银箭”完全靠着自己的力量,确保两辆赛车完成比赛。

俄罗斯大奖赛的比赛策略最终还是以一停为主,显然没有再次呈现前三场比赛中三款轮胎配方带来的多样性,不免让观众感到遗憾。与此同时,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和刘易斯·汉密尔顿各自遭遇了不同的麻烦,让他们没能与获得杆位的尼科·罗斯伯格展开面对面的冠军争夺战。

第十位起步的汉密尔顿如何提升名次一度是比赛的看点之一,但这位世界冠军运气不错,没花多久就上升到了第二名。只是领跑的罗斯伯格一路掌控着局势,没有给队友任何机会。不过,尽管包揽了冠、亚军,但索契的比赛对梅赛德斯来说并不寻常,因为车队的完赛过程不如人们想象的那般顺利。

梅赛德斯执行技术总监帕蒂•洛维在接受Motorsport采访时透露:“比赛中两辆赛车的引擎都有问题。你可能以为这是一场看起来轻松得要命的比赛,就像巡游一样。但是从指挥墙上看来,它绝对是一场噩梦。这么说听起来很糟糕,但尤其在比赛剩下20圈的时候,刘易斯的引擎没有了水压,这原本有可能让他没法完成比赛。”

连夜空运备用零件

俄罗斯大奖赛期间,2016年厄运缠身的汉密尔顿在Q2尾声再次遭遇噩耗。英国人遭遇了与中国大奖赛上相同的引擎故障,虽然已确保进入Q3,但无法做出成绩,最终排名第十。当时,梅赛德斯还需要检查汉密尔顿的赛车,如果需要进一步更换部件,不排除迫使他从维修区起步的可能性。

本场比赛,梅赛德斯升级了引擎的燃油系统,让情况变得复杂,除了自己的两辆赛车外,威廉姆斯、印度力量和马诺的6辆赛车也都得到了升级后的引擎。梅赛德斯兑现了对客户的重大承诺,所以当汉密尔顿遇到状况后,车队自己没有额外的零件在手。

汉密尔顿被迫启用回旧的引擎,但是梅赛德斯必须为其装上新的燃油系统,否则将被视为更改赛车规格,被罚从维修区起步。然而,在不解除排位赛后赛车封存状态的情况下,梅赛德斯不可能拥有足够的时间将汉密尔顿那台出现故障引擎上的新燃油系统调换至备用引擎上,而取出引擎同样意味着违规,将受到维修区起步的处罚。

庆幸的是梅赛德斯Brixworth工厂的引擎团队刚好准备好了第九套部件。如果梅赛德斯可以拿到它,就可以连夜装配备用引擎,而无需打开处于封存状态的赛车。托“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的福,一架包机帮助梅赛德斯完成了这个任务。

“老实说这真的是场噩梦,”洛维表示:“如你所知,我们为这场比赛升级了引擎。但是通常情况下,当你拥有8台引擎后,我们没有额外的可用于燃油系统的部件。但是,为了让赛车维持封存状态,我们只能连夜空运备用零件。原本我们是想把它们带到西班牙,所以就进行了准备。我们的备用引擎不需要封存,所以我们可以连夜对它进行改造,然后在第二天一早把它装上赛车。”

“讽刺的是我们的另一台引擎上有部件可以替换,但是在晚上这么做是不被允许的。所以,遵守封存赛车的这项规则,是我们只能使用包机的唯一原因。”

“这架包机在周日临晨1:50分抵达索契。这是一项大工程,但是很幸运,所有人都能够倒班工作,”洛维表示,“不同的过程由不同的人参与,并不是同一批人从头干到尾。所以我认为每个人都获得了充足的睡眠。”

“类似这样的计划能够被执行真的很棒。我们也有B计划,如果飞机没能顺利到来,我们该怎么办?我想那样的话我们只能打破赛车必须接受封存的规则,然后从维修区起步。”

避免第一弯乱局

所以经过梅赛德斯所有的努力,备用引擎通过检测顺利就位后,汉密尔顿可以从第十位起步了。周六的时候,汉密尔顿曾开玩笑说,在经历了前两场第一圈的事故后,他希望这次自己可以安然无样地跑完第一圈。当丹尼尔·科维亚特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撞击事故发生时,他终于可以感叹自己躲过了一劫。这起发生在二号弯的事故让英国人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我的发车表现并不理想。我闪到了外侧,因为我看到所有人都挤到了内线。进弯的时候,我踩了刹车。当我出弯时,我从眼角看到了一些骚乱。我感到要躲远点,于是跑到了左边。”

汉密尔顿几乎没有减速就通过了赛道外的缓冲区,只是所有人都感觉他在加速。他避开了FIA设在赛道上的标志物,而且没有受到处罚。当维特尔和科维亚特的第二次碰撞引发虚拟安全车时,回到赛道上的他已经蹿升到了第五位。

这一名排名超出了每一个梅赛德斯人的预料。而且,由于汉密尔顿已经超过了丹尼尔·里卡多、塞尔吉奥·佩雷兹、维特尔、科维亚特、马克斯·维斯塔潘等人,他的比赛变得轻松得多,获得了按照自己的节奏一步步冲击领奖台的大好机会,而不是被一堆人阻挡。

突出重围

第三圈结束安全车离开后,汉密尔顿没有浪费时间,迅速超掉了菲利普·马萨,上升到第四,仅次于罗斯伯格、瓦尔特利·博塔斯和基米·莱科宁。后两者也是在比赛重新开始后调换了位置,而汉密尔顿仅用了4圈就超掉了莱科宁,接着又追到博塔斯身后。

威廉姆斯车手拥有不错的车速,因此很难对付。一停意味着进站时间非常关键。在被汉密尔顿追逐了7圈后,芬兰人在第16圈率先进站。一圈后,汉密尔顿也完成进站,只是这次进站并不完美,他损失了宝贵的零点几秒,但这是他自己的责任。

“他(汉密尔顿)停得有些太远、太靠右了,” 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表示:“出去的时候他向车队道了歉。赛车必须以非常精准地方式停下,准确地停在指定的位置。但在最为关键的时刻,要做到这点常常不太可能。”

而损失的时间被证明非常宝贵,出站后汉密尔顿恰好卡在博塔斯之前。但是芬兰人速度更快并占有赛车线,因此抢到了前面。汉密尔顿似乎再一次陷入了困境,但是不到两圈,趁着博塔斯遇到还没进站的费尔南多·阿隆索,他就超越了博塔斯。

在那之后的一圈,莱科宁也进站,凭借比博塔斯多跑4圈,超掉了自己的同胞。领头羊罗斯伯也选择了在第21圈进站。比赛还剩下30圈的时候,罗斯伯格领先汉密尔顿大约12.9秒。所有人用的都是软胎,并打算跑完比赛。

罗斯伯格险些退赛

比赛就这样陷入了无聊的局面。唯一的看点成为了观看梅赛德斯两辆赛车的差距,以及他们是否可能遭遇故障。完成进站后没多久,罗斯伯格的确遭遇了一些状况。

“事实上尼科的赛车出现了一个问题,遇到了MGU-K故障,让我们在比赛中非常忧虑,”沃尔夫表示:“根据当时的情况,他本来应该没办法完成比赛。为了拥有一辆有竞争力的赛车,我们把底盘和引擎用到了极限,这是我们为什么能赢得比赛的原因。当同样当你在某个阶段把它们推到极限,也会发现问题。”

“尼科遇到了MGU-K问题,我们试图去解决它。据他所知这个问题不会对他产生影响。所以我们告诉他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不会立刻对车速产生影响,或者不是非常显著的变化。”

梅赛德斯阵营关于这个问题有多严重也有不同的意见。在赛后的汇报中,罗斯伯格本人表示:“我差点没能坚持到最后。”然而,汉密尔顿则声称他的工程师告诉他,罗斯伯格的问题并不是致命的。

很难判断这一问题究竟令罗斯伯格直接损失了多少时间,因为他恰巧遇到了慢车。原本他和汉密尔顿的差距大约是12秒,但是从第31圈开始,逐渐缩减为11.1秒、9.6秒、8.5秒、8.3秒、7.7秒和7.5秒。至少从外界看来,汉密尔顿成功在望。事实上,英国人后来也说“在我的脑海里,我从没怀疑过自己能赢下比赛。”

汉密尔顿遇水压问题

汉密尔顿把差距缩小到了7.5秒。也正是那时候,我们听到汉密尔顿的工程师告诉他:“看起来我们的水压系统出现了问题。”于是,汉密尔顿的目标变成了完赛,而不是与他的队友争夺冠军。

“我们告诉了他当时的情况,”洛维表示,“减速可以让温度降低,减少一些压力,可以缓和情况。但是,它并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不过几圈之后,汉密尔顿就被告知情况已经稳定,哪怕情况并不像听起来的那样积极。洛维补充说:“它(水压)稳定在了零。这是完全真实的声明。”

此事,罗斯伯格没有意识到汉密尔顿遇到了麻烦,而是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他说:“我知道他的圈速,我的圈速下降只是因为遇到慢车。这一节我们需要用软胎坚持很久,所以我有机会利用领先优势,在一开始尽可能保护轮胎,在最后阶段发力。轮胎的表现符合预期,最后我的轮胎寿命足够,因此可以轻松地推进。”

那么,罗斯伯格的表现是否受到了引擎MGU-K问题的影响?他说:“我的表现很大程度开始下滑,因为我开始降低车速,但是我已经建立了很好的优势。我没有意识到他(汉密尔顿)也在减速,以为是轮胎的问题,因为他的轮胎在第二阶段比我跑得更久。”

坚持到最后

尽管担心自己的赛车,但罗斯伯格利用轮胎在倒数第二圈出了全场最快单圈,甚至在最后一圈也还在推进。相比之下,汉密尔顿很大程度放慢了速度,完赛的时候已经落后了25秒。他很高兴获得这一结果,但是也意识到他的这套引擎未来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

“今天当我追到第二名的时候,我把差距从12、13秒缩小到了7秒。那时比赛还剩下20多圈。我还有机会,然后就被告知引擎有问题。当时我的想法是我可能没法完成比赛。所以我很感恩我能完赛。我会竭尽所能,利用受损部件剩余的一切可能坚持战斗。”

和之前的比赛不同,梅赛德斯在俄罗斯自行组成了一个集团。罗斯伯格也指出赛车的状态史无前例的好。这样的趋势是否会继续?沃尔夫仍保持非常谨慎的态度。

“(索契)赛道非常的与众不同,它的表面很平整。你可以看到很多车队的速度都和之前有所不同。威廉姆斯在这里很强大,而红牛则不是。法拉利也不如预期地有竞争力。这是一条特殊的赛道,你需要找对机械和空气抓地力。引擎的动力也很关键。所以在这里看到的法拉利的成绩波动是索契特有的。不过我还没有看到过他们的数据,所以也很难说个究竟。”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俄罗斯大奖赛
赛道 索契赛车场
车手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
标签 paddy lowe, toto wol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