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环”保护装置讨论仍无实质进展

阿布扎比周五车手会议上,大部分车手观看了FIA播放的发生在澳门格兰披治的事故后,倾向于支持继续对“光环”头部保护装置进行研究,哪怕个别车手起初并不喜欢这个装置。

作为本赛季最后一次车手会议,在巴西赛后遭受诟病的雨地轮胎和“光环”驾驶舱保护装置,是最主要的两个主题。整个会议耗时接近一小时。

据悉,FIA在本次会议上向车手们展示了一周前发生在澳门的事故。当时,中国车手叶弘历的赛车在撞到前方的Daiki Sasaki的赛车后腾空而起,直接越过了队友,而侧翻着落地前,右后轮刚好擦过Sasaki的头盔,但已经在日本车手的头盔上留下轮胎痕迹。

FIA计划2018赛季率先在F1引进“光环”。当被Motorsport中文网问到是否在讨论中取得进展时,红牛二队车手丹尼尔•科维亚特回答说:“我们是讨论了,只是有点……有些人中立,有些人支持,有些人反对。我们有22名车手,而22个人性格不同性格。”

“我相信在某时某刻我们会得出结论。他们应该让我们投票,来看看结果如何,而不是深入研究。有时候只说话(不能解决事情)……我认为你需要的只是进行投票。”

俄罗斯人透露一些车手对“光环”的态度前后不一。他说:“(观点)有些不一致。有时候,大部分车手支持,然后有时候有些人就变得更中立了。我没有很关心趋势如何。这不是我喜欢的话题。”

完全头部保护

科维亚特的队友卡洛斯•塞恩斯向Motorsport中文网承认,他对这项头部保护装置的看法,常常不一致。

“不一致,有些人说有些地方不好,比如很难跳出驾驶舱,”西班牙人说,“我们需要FIA告诉我们这不是问题,因为我们知道跳出来的时候不方便,一旦有事故发生……”

“他们(FIA)展示了录像、解决方法。以一周前在澳门的事故为例,’光环’可能在那么严重的车祸中拯救生命。

“车手们的意见比较混杂。有些时候我早上醒起来,支持’光环’’;而有些时候我说不喜欢它。需要理解的是这件事情需要解决,而这是车手的决定,因为我们的决定也会影响到其他赛事——所有开篷方程式。”

当被问到如果假设当前是他早上刚醒来时,他对“光环”持什么态度时,塞恩斯说:“今天早上我不喜欢它,但是我去参加了会议,看到了录像和一些意外事故,我觉得也许它没那么糟糕。”

尚无正式投票表决

当前,FIA没有要求车手进行投票表决,无论正式或非正式。长时间无法在车手之间得出实质的结论,令科维亚特感到厌倦。他认为FIA应该直接让车手们进行投票。

“这只是赛车上很小部分的东西,而你却要讨论那么多……”俄罗斯人说,“应该说这不算小东西,而是一个改变,是车迷都能用肉眼看到的变化。改变是这项运动的一部分,一直有很多讨论。我们需要接受,看看到底决定怎么样。如果他们真想知道车手的意见,就不应该一直问反馈,直接投票就可以了。”

面对现在就要投票的假设,塞恩斯说:“当前我会支持。100%头部保护,60%’光环’。头部保护是肯定需要的,不管是’光环’还是其他。FIA全力推动’光环’,因为如果要开发其他的装置,会需要很多资源。我觉得他们不会这么做。”

周五的车手会议,除了GPDA车手,非成员也会应邀参加,尤其是讨论重要话题时。昨天,非GPDA成员汉密尔顿很早就提前离开,而有一部份车手没有留到最后。

不久前,科维亚特形容车手会议就像“幼儿园”,有些车手说个没完。在阿布扎比,他暗示在F1资历较浅的车手的意见往往不受重视。

“绝大部分时候,我会听最重要的部分。我们需要出席会议,因为我们需要讨论上一场比赛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下一场如何,这场比赛又如何。”

“我们讨论了光环。这很好。我是否有好想法?已经比赛了10年或12年的人,他们肯定有他们的意见。那个时候,我的经验就不管用了。我的车队现在遇到了麻烦(在周五连续爆胎,具体原因仍然不明),所以我更愿意(提前离开)帮助他们……”

值得一提的是有内部人士告诉Motorsport中文网,有两名车手坚决反对使用“光环”,原因是在试驾装有这个装置的赛车时,他们感到“身体不适”。

Daiki Sasaki, B-Max Racing Team Dallara Volkswagen, Hong Li Ye, B-Max Racing Team Dallara Volkswagen

Daiki Sasaki, B-Max Racing Team Dallara Volkswagen, Hong Li Ye, B-Max Racing Team Dallara Volkswagen

Photo by: 澳门格兰披治大赛车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
标签 ha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