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规则应由记者制定!

“黄旗”、“赛道界限”、“无线电禁令”成了匈牙利大奖赛期间比赛道角逐而出的名次更加重大的新闻,而且这个现象已经相当普遍。当“规则”成了F1竞赛的主角,难道不说明是规则本身出了问题?

身为一名F1记者,连我都深深觉得发生在匈牙利大奖赛期间的各种争议,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极限。当我们跟踪着比赛周末的发展、报道新闻时,却发现同行间竞相发表的“竞赛”内容少得可怜。

不可否认,F1新闻除了比赛,车手的故事——人物——总是最受人关心的,但是因为这项运动的复杂性,技术内容、政治斗争、商业动态以及一些八卦,必不可少。然而,看看上个周末发自布达佩斯的报道,充斥着“黄旗”、“赛道界限”、“无线电禁令”、“调查”、“裁决”,而其根本可以用“规则”概括。

梅赛德斯的强大统治力、汉密尔顿VS罗斯伯格、法拉利追不上梅赛德斯、红牛直逼法拉利、迈凯伦进展……每场大奖赛不外乎这些。争议性内容总是新闻报道的重点或头条,无论哪个领域都是如此。可能在英国除外,因为八卦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就体育新闻来说,你有读到过连篇累牍的越位规则、网球场边界新闻吗?只有当重大丑闻发生,例如:国际足联贿选、俄罗斯禁药、环法兴奋剂,才让比赛靠边站。即便这个时候,这些赛事仍然严格执行着各自的规则。

于是,让人觉得不可接受的是,我们的F1明明有一个叫《竞技规则》(Sporting Regulation)的比赛守则,为什么在黑与白之间,就那么容易左右摇摆?以至于“冰人”基米•莱科宁都暴怒了。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Photo by: XPB图片社

让莱科宁不满的马克斯•维斯塔潘防守变线也是如此。从录像来看,荷兰人的“诡计”在于他的第二次动作非常快,就如同罗纳尔迪尼奥的“神牛摆尾”一样。而F1《竞技规则》27.6条如此写到:“通过一次以上改变方向来防守位置是不被允许的。在驶向弯角时,任何车手已经在非赛车线防守他的位置后,移回赛车线时应该在自己赛车与赛道边界之间留出一辆车宽的距离。”

维斯塔潘的移动幅度非常小,尽管他确实有了动作,而这就不像2008年在斯帕的那场经典的莱科宁VS汉密尔顿攻防那样容易判断。

问题在于,F1的规则总是显得复杂。以27.6条为例,明明可以在“一次以上改变方向来防守位置是不被允许的”结束,却偏偏多了一个特殊条件,也就是说只要你切回赛车线时留出一辆赛车的空间,就可以第二次变线(除非你一开始就在非赛车线上行驶)。

这就好比足球比赛里,你在越位规则中加入“一个肩膀的距离超出最后一名防守球员的身位不算越位”。但是,绝大部分时候,哪怕只是一个脚趾的距离,边裁都会举旗,因为规则就是如此写明的,每个球员都接受。但是,F1规则显然留出了空子给聪明的车手。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with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on the gri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with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on the grid

Photo by: XPB图片社

再来说赛道界限(Track Limiti)。首先,它不是赛道边的白线,而是包括了路肩甚至草地的部分。它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实体,不像足球场上的球门线或者网球场的边界,眼睛就能看到。其次,因为“获利”和“不获利”的争论,就让“界限“更加难以定论。

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评论很到位:“FIA应该怪自己,是他们把赛道建造成这样,跑出赛道会比留在赛道上速度更快。”

于是,为了判断赛车是否跑出了这个本就无法用肉眼察看的界限,FIA在亨格罗林使用了电子侦测技术,在赛道底下安装了传感器。这就好比网球比赛拿下了网带,由裁判来判定是否击球过网!

赛道界限真的无法用任何实在的形式——例如网带、球场边界——表现出来,让所有人都看得真切?至少我认为是可以的。车手们知道路肩可以轧到什么程度,会不让自己损失时间,而是更快。数据也能证明这一点。通常,周五车手会议上,查理•怀汀与车手会讨论这个界限,那么何不连夜在赛道上喷出一条可以用肉眼看到的线?FOM拥有一切需要的资源,因为他们需要重新粉饰赛道上的广告。

接下来才是关键。只要你在排位赛有车轮跑出了白线,就取消那一圈的成绩,无论一只车轮或四支车轮,无论获利还是不获利。既然会议上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那就不该有任何异议,如有需要,可以录音甚至视频为证。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Photo by: XPB图片社

最讽刺的是,周日比赛结束后,最大的新闻是关于周六排位赛里的黄旗。罗斯伯格确实减速了——在30米内减速20公里/小时。那么是什么让他可以在30米之后、有黄旗的计时段跑得更快,直到拿下杆位,而汉密尔顿和里卡多彻底减速放弃了冲刺?又是规则。因为FIA在把整条赛道分为三个计时段的基础上,又在每个计时段内划出了多个小段。

这便是汉密尔顿要求FIA予以确定的地方,因为罗斯伯格如果在亨格罗林那么做不违反规则,那么今后每个车手,不分赛事级别,都会这么做。当朱尔斯•比安奇的悲剧发生后,特别是双黄旗所指代的危险性就更加不容忽视。

然而,这又是一个完全可以避免的争议,尤其针对排位赛的单圈冲刺。“老派的”维特尔说:“从前我们没有那么先进的技术去量化赛道上的每一小段,我们只有S1、S2、S3三个计时段的时间。第一条规则就是你不能在有黄旗的计时段提高圈速。双黄旗,如果你去看规则,它的意思是准备好停车。你现在说自己的速度只有2公里/时、4公里/小时,或者提前刹车、损失了0.15秒,但我不认为你是准备停车。”

打个更危险的比喻:你开车经过路口,看到亮起了黄灯,而你知道可能有3秒时间才会翻成绿灯,所以你松开了油门,继续驶过路口。然而,哪怕你的脚已经放在刹车踏板上,然而如果真的有车辆横向冲出,你来得及避让吗?当你躺在医院里时,你可以试试对警察说“我松油门了”。

Kimi Raikkonen, Scuderia Ferrari
Kimi Raikkonen, Scuderia Ferrari

Photo by: XPB图片社

显然,排位赛引发的争议是最多的,也持续发酵。自从排位赛107%规则引入以来,只在从前HRT参赛的时候真正使用到,也许因为已经非常久远,恐怕FIA自己都忘了计时系统里还有这样的设置。如果你仔细留意Q1结束时的排名系统,其实只有11个有效成绩,因为计时器上第11名的埃斯特班•古铁雷斯之后,从丹尼尔•里卡多到最后一名的里奥•哈尔延托,他们的名字前都没有数字。在F1的系统里,这代表没有被计入排名。但是,除了最后的六名,有五名车手进入了Q2。而且,当问题出现后,黑字白纸写清楚的107%规则的还没有得到贯彻。

向来不喜欢多说话的莱科宁,在媒体时间发表了一通评论,对一场排位赛里107%规则有两种执行方式提出了质疑。这本身就说明F1的规则执行出现了重大的疑问,甚至规则本身就是个问题。就连“冰人”都讽刺说“当前F1就是如此,有些事情必须改变”。

试想,如果你在上周日醒来发现,匈牙利大奖赛正赛的发车次序竟然与睡下去时看到的排位赛成绩完全不同,半数车手都换了发车位置。那是多么惊讶。

周六晚上,当我们终于等来所有最后一张FIA通知书,确定排位赛成绩不会变动后,我们开玩笑说“周日不用看比赛,我们只需要等着赛后赛会干事的决定书就可以了”。差一点费尔南多•阿隆索就成为第一位因四次跑出赛道界限而吃到通过维修区罚单的人,但是FIA提供的信息板上,只有一次西班牙人跑出界线的通知。而且,不可思议的是赛后竟然没有任何调查。

The grid before the start of the race
The grid before the start of the race

Photo by: XPB图片社

如果你有兴趣阅读FIA的《竞技规则》和《技术规则》,那就会发现上面的正式英文书写非常拗口,包括FIA的任何通知书/决定书也是如此,因为都采用了法律的措辞和表达。再加上几乎每一个条款都有附加情况(出发点是为了做到尽可能公平),不造成困惑就是奇迹。

就如法拉利领队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戏言,现在研究规则的不是车队工程师,而是一群车队请来的法律专家,因为只有他们能够读懂这些法律条例。然而无比嘲讽的是,执行这些规则如今对FIA来说成了一项挑战……甚至现在给人的感觉是,FIA对“安全问题”都没法拿捏了,因为罗斯伯格那样是安全的,而简森•巴顿的刹车踏板油压问题不是不安全的。

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和阿里瓦贝内都表示会在本周的策略小组会议上探讨如何简化规则,只有这样才能方便观众理解比赛中发生的事情。

对此,我有一个提议:F1规则由记者根据FIA的整体框架制定。因为记者可以保持客观公正,不在乎任何车队利益,规避一系列复杂甚至显得画蛇添足的条款,让F1比赛事件的判定就像网球是否没过网那样干净利落。而在这样的制度下,车手们相信自己与对手可以通过在赛道上的战斗,来一决胜负,而不是等着判决书,或者试图影响判决;观众们可以看到真正的比赛和比赛新闻。

你觉得可能吗?

Pat Behar, FIA
Pat Behar, FIA

Photo by: XPB图片社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匈牙利大奖赛
赛道 匈格罗宁赛道
文章类型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