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上半赛季:法拉利坠下“天堂”入围“五大输家”

2016赛季正式完成了前半段,竞争局势的发展在这12场比赛的后期,很明显与赛季开始阶段发生了巨大的转变。“魔鬼七月”成了关键,有些人拿出了真正的实力,带着笑容离开霍根海姆,而有些人则没能咬紧牙关,在夏休期到来时落到了不利境地。

尼科•罗斯伯格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n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刘易斯·汉密尔顿和尼科·罗斯伯格

图片: XPB图片社

尼科•罗斯伯格在霍根海姆的主场夺冠希望,随着起步时车轮空转太多而丧失,同时还有以“半程冠军”进入夏休期的可能。

如果赛季在加拿大结束,罗斯伯格仍然会成为大赢家。赛季开局四连胜无疑是他整个职业生涯的巅峰,加上2015赛季最后三场的胜利,他也跻身历史纪录榜。

然而,巴塞罗那的一撞,似乎把汉密尔顿的霉运转给了德国人。当队友拥有“干净的”周末时,罗斯伯格总是处于下风。在奥地利被罚导致了与队友在最后一圈的撞车,在霍根海姆又被判超越维斯塔潘时违规,当然还不能忘记在银石的“无线电通讯罚单”,仿佛一切都在与罗斯伯格作对。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an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battle for position
尼科·罗斯伯格将维斯塔潘挤出赛道

图片: XPB图片社

毫不夸张地说,为了这场较量,罗斯伯格使出了浑身解数,包括“小聪明”。在匈牙利排位赛里的“黄旗事件”,让人惊讶竟然是他所为,利用了规则和默认之间的不同理解,打破了黄旗下的“君子协议”。

另一方面,心理战的平衡也渐渐倾向于不利罗斯伯格的一面。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德国人正处于“再”的阶段。

好消息是他与车队续签了二年合约,至少不用为明年操心,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争夺中。但是,积分榜只认准第一名,哪怕“半程冠军”只有象征意义,但夏天之前,罗斯伯格还是输给了汉密尔顿。

法拉利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维特尔驾驶法拉利SF-16H赛车

图片: 钱 俊

2015年法拉利拿到三场胜利后,感觉自己来到了“天堂”。然而,高调喊出挑战梅赛德斯并争夺世界冠军的口号后,跃马不但没能兑现目标,反而第二名不保,又陷入一个泥潭之中。

银石的比赛已经给法拉利敲响了警钟,当时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与基米•莱科宁无法追上红牛。这一幕在霍根海姆再次上演,而且差距更大,显然法拉利赛车有根本性的问题。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莱科宁苦追维斯塔潘

图片: XPB图片社

维特尔承认车队一直对赛车平衡有很大的困惑,因为前一场比赛有问题,后一场比赛看似就好转。所以直到夏休期前的最后一场比赛,才以如此“残酷的方式”让车队确认了问题。法拉利领队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甚至坦言巴塞罗那之后赛车研发进展就很不好,特别是机械抓地力和下压力方面。

赛季前三场比赛,SF16-H对梅赛德斯构成了很大的危险,若不是策略上的问题,可能已经取胜。但是,这个号称拥有一切成功资源的团队,仿佛就是不能吸取教训。而且,关键时刻,詹姆斯•埃里森就在德国大奖赛前离开了法拉利,等于把他回到马拉内罗后的所有努力和希望付之一炬。

这个夏天,法拉利面临的不是一次系统重启,而是系统格式化后的重新构建。

丹尼尔•科维亚特

Daniil Kvyat, Scuderia Toro Rosso
丹尼尔·科维亚特

图片: XPB图片社

丹尼尔•科维亚特2016赛季至今的经历如同跳楼机。中国大奖赛上,他突然就冲入了云霄,但立马在俄罗斯大奖赛——主场比赛——自由落体。结果,在为红牛出战了23场比赛后,他又被调回了红牛二队。

正如很多车手评价的那样,前一场比赛站上领奖台,下一场比赛的一个失误就让他遭到打压,并不公平。自从被下放之后,俄罗斯人只在巴塞罗那和银石拿到了二个积分。虽然你永远不会知道如果科维亚特现在拥有马克斯•维斯塔潘的这辆赛车,他可以取得怎样的成绩,但是红牛赛车顾问赫尔穆特•马尔科一点都不关心这个话题。

回到了Faenza基地让科维亚特放松了许多,但是很难想象经历这样的遭遇,一名年轻车手如何克服精神上的挑战。而且,红牛替补车手皮埃尔•加斯利拿到了二场GP2胜利,对俄罗斯人显然不是好消息。

把科维亚特列入上半赛季的“输家”很残酷。没有在索契的撞车,也许这一切不会以这样戏剧化的方式发生,如果维斯塔潘升入红牛无论如何都会发生的话。

索伯

Felipe Nasr, Sauber C35
纳斯尔驾驶索伯C35赛车

图片: XPB图片社

赛季过半之后,唯一没有拿到积分的车队是索伯,因为马诺在奥地利由帕斯卡尔•威尔雷恩拿到了宝贵的一个积分。

这个结果并不让人意外。因为财政方面严重的问题,索伯没法在第一轮测试里带来2016年赛车,而后员工的薪水发放都出现了拖延,而且不止一次。有限的资金让赛车升级基本停滞不前,而且错过了二轮季中测试。

马诺获得积分后,索伯的生存局面更加岌岌可危。终于在匈牙利前,车队获得了拯救。无论这家神秘的收购者Longbow Finance背后究竟是谁,短期内索伯不会从F1消失。现在,如何在下半赛季拿到必须的积分,成为最大的问题。

规则制定者

Podium: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eam, second plac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同时站在颁奖台上的梅赛德斯车手罗斯伯格以及汉密尔顿

图片: 戴姆勒集团

2016赛季开局阶段,法拉利对梅赛德斯带来了威胁,以及轮胎规则修改后带来的多种轮胎策略,让比赛比过去几年更具可看性,尽管站上领奖台最高处的依然是梅赛德斯。

然而,这种令人期待的情景没能延续很久。如果说轮胎策略趋于统一尚在意料之中,那么各种因规则而起的闹剧,让F1这项运动——尤其是负责制定规则和规则的监管者——看起来成了笑话。

从奥地利开始,伴随着路肩争议而来的是进一步爆发的赛道界限争议,紧接着黄旗规则看起来并不是所有人都达成一致。同期,当赛车遭遇严重的机械故障甚至存在安全隐忧时,无线电禁令成了最荒谬的规则。而在匈牙利和德国,规则执行是否一致又成了新话题。最让人纳闷的是,当赛季进行到一半,在大车队和商业权利拥有者的压力,FIA同意修改——基本等于宽松——这些争议的规则。这一切都发生在过去一个半月——七周里进行了五场比赛——时间里。

Kimi Raikkonen, Ferrari on the drivers parade
法拉利车手基米·莱科宁

图片: XPB图片社

“规则就是笑话”,这是基米•莱科宁的评价,而他在布达佩斯对规则滔滔不绝抨击了很多。刘易斯•汉密尔顿的回应很干脆:“当基米有话要说的时候,他基本都是对的。”

但愿,下半赛季焦点可以真正回到比赛和竞争,哪怕梅赛德斯的统治依然强大、哪怕每个周末都是梅赛德斯的内斗。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Daniil Kvyat , Nico Rosberg
车队 法拉利车队 , 梅赛德斯车队 , 红牛二队 , 索伯车队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