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宏炜:那个少年回来了

七年前的CTCC中国房车锦标赛2009赛季,16岁的曹宏炜初次踏入房车赛,便拿下当年第五分站2000cc组别的冠军,创下CTCC最年轻冠军车手纪录,可谓惊为天人;次年积分榜上占头位却缺席收官站,将年度冠军拱手于人。七年后的2016赛季,留学英国并夺下2014年英国F3年度冠军的他再次穿上长安福特车队队服,以亮眼的雨战表现惊艳赛场,并且在赛后受访的言谈中表现得成熟而周全,宣告那个少年回来了。

红旗亮起时已在首位

周日第二回合正赛,曹宏炜从第七位发车,避开T1弯的碰撞后掉到第十一位,然后开始向前追赶。珠海赛道的T4左弯与T5右弯构成连续弯,他在那献上了一幕赏心悦目的超车:从入弯前施压,到恰到好处的弯前减速,再到吸着前车尾入弯,再到T4的APEX点前切入内线,出弯后已与前车并排,利用车快与前车的前方受阻,行云流水般完成了超越。虽然依凭的不只有技术,但他每一步的笃定与到位,仿佛早已谋划在心、成竹在胸的样子,让站在T4摄影点的我由衷地赞叹一番。

他在雨战时的表现,则成为本场的一大亮点。第四圈时暴雨突如其来,干胎上阵的车手们尽管变得小心翼翼,也未能杜绝后来共计有6台赛车先后冲上缓冲区的情况出现。车快,在雨地并不一定是好处,曹宏炜同样干胎上阵,却在此时大展身手,弯中与出弯的姿态依然把控自如,看起来并不难就把对手逐个超越掉了。在红旗摇起的那一刻,曹宏炜已经来到第一位。虽然最终成绩按红旗出示前两圈来裁定,他只拿到第四名,但无论如何,这场出色的比赛宣告了那个少年的归来。

尽力而为,顺其自然

回到国内,从少年变成青年的他在言谈与气场中依然流露着超出年龄的稳重与成熟。一席简短的采访中,他自然而然地着意感谢马汉华与长安福特车队,愉快大方地分享自己在欧洲参赛的经历,得体而有条理地谈论其他车手的特色,并且不卑不亢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可以说在这些方面,他做得比很多国内车手都要好,这点让人钦佩,要知道他才23岁,一个还属张狂无忌的年纪。回顾采访过程,想从他身上找一点年轻的味道,那就是谈到与同是海归车手的叶弘历、谢欣哲时,他兴味盎然地说,“要是我们比的是同一组别的话……”

谈及自身规划,他的话语中透露出他并没有把自己局限于“车手”,虽然他此前走了一条职业车手的道路。或许他从七年前到现在就没有改变过,他那时说“赛车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让我放松与娱乐的运动,如果有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做的话,我会选择后者。”他与他的父母一直没有刻意要他成为职业赛车手,但若是他在英国F3之后拿到了F1的席位,他也会毫不迟疑,只是要得到那样一个席位,要付出的还是太多太多。也许可以说,他没有以百分之百的投入去赛车,但是他投入了百分之百的努力。尽力而为,顺其自然,生活中不只有赛车,也许这就是他的赛车之道。他接下来的表现以及将来要走的路,我们翘首以待。

Q=Motorsport中文网

A=长安福特车队 曹宏炜

Q:重新穿上长安福特车队车手服的感觉怎么样?

A:感觉很好。在欧洲那段时间我和马总(指马汉华,长安福特车队运营方FRD方程式赛车发展公司的总裁,笔者注)一直有联系,回来之后就和车队有接触。因为我确定参与今年CTCC的时间比较晚,他能为我提供车手席位,并且在那么短的时间准备了一台具有竞争力的赛车,这很不容易。我从2008年参加亚洲雷诺方程式的时候就在他的车队,2009和2010年也在这里参加CTCC,特别感谢他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很感谢长安福特车队整个团队。

Q:今年会跑完CTCC整个赛季吗?对本赛季有没有给自己设立目标?

A:对的。在英国的学业已经全部完成了,现在回来会专心国内的事情。英国F3现在变成了BRDC F3,是之前F4的赛车升级而来的,也不会考虑回去参加。但是今年还会参加澳门F3。

我们在签合约的时候没有提及这个,但我不能辜负马总这些年的培养和期望,所以今年我的目标肯定是冲击超级杯2.0T组的冠军。若是在同等情况下,车队需要我改变,我肯定会服从车队的安排,对我来说,不能只顾着自己而不配合团队。

Q:2009和2010年时你的表现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现在回到这个赛场,觉得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当中哪些比较吸引你?

A:2009年拿了一个分站冠军,2010年的收官站之前我的积分一直领先,但最后一站因为别的原因没有参赛,没能拿到年度冠军,那一年的比赛很可惜。

我觉得现在赛事的组织方面变得更专业了,比如车检的过程。感觉最大的不同是赛车的外观和性能,两方面都更贴向于BTCC和WTCC这些国际上的比赛,不光看上去有攻击力,实际上也很快。现在的车也比从前好开太多了,可能以前有些车队不太注意赛车改装的细节处理,比如防滚架的焊接细节,但现在大家都认识到这些会影响到赛车的性能,都会做得很好。

Q:你觉得现在赛场上各车队相互之间的竞争力如何?

A:大家的车都各有所长,我们比较注重平衡性,不像其它车有所侧重。我觉得作为长安福特厂队,在人力财力物力方面的投入都是比较大的,我们快是因为我们投入大;而有投入才会有回报,所以我个人认为,如果我们投入大,我们的车快,我们就应该一直保持优势,而不是因为其它各种原因令到我们的努力被削弱。

Q:由于你是从专业卡丁车、初级方程式、三级方程式一路走来的车手,所以我们都认为,你在职业车手的道路上发展着,你对自己在赛车上的规划是如何的?

A:我也是打工的啊,哈哈。因为我现在在家没比赛的时候,也和别人一样做事,也要每天起很早,有时候晚上两三点还在上班,然后早上七八点又在公司。到了比赛之前就调整一下时间,请两天假,专心想比赛或者测试的事情。

我在赛车上确实个人的投入比较大,因为去欧洲跑比赛都是自己在承担所有的东西,有时候感觉要让自己的付出有所交代,所以在欧洲比赛的时候就会拼得比在国内更充分一点。之前在跑雷诺方程式的时候,只有我和车队,包括签证、交通在内所有的东西都是我自己在安排;跑F3的时候,还要把教练的乱七八糟的所有事务也安排好。

那段时间就像是在对我进行培训,像给我上了两年的课,我学到很多东西,知道赛车虽然是车手在开,但是很多幕后的东西都是看不到的。有时候车队机械师真的会很辛苦,40多度的大热天里也要钻到车底去工作,只要车手说一两句话,他们就要在车底呆上一两个小时,他们的努力是很重要的。

Q:这会否让你在比赛的周末有所分心?

A:按个人习惯吧。我觉得对别人好,别人不一定对你好;但是你对别人不好,别人肯定不会对你好。所以我对身边的人都尽心地好,不管是机械师还是后勤人员,不管是同事还是朋友。

车手开的赛车不是由自己来完成配件、维修等过程的,大家在同一个团队。假设团队没有你,他们还能运作;但是你没有了团队,你什么都不是。所以我觉得要对他们好一点,可能只是比赛完成后的一句“明天见”或者买一些啤酒、冰淇淋,这些对你来说只是一些很小的事情,但是对他们来说,他们能感觉到你在乎他们,他们修车的时候也会更尽责。在欧洲比赛时,那些机械师都坐车队的mini bus从英国坐几个小时去到赛场,我一般会每个房间买两罐啤酒,让他们能有所放松。他们的努力要比车手本身对车的驾驭更重要,所以我觉得不能说这是种分心。

Q:我也认同你的看法。谢谢你接受我们采访。

A:谢谢。

特约供稿人/李能彬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中国房车锦标赛CTCC
项目 珠海站
辅助项目 周日正赛
赛道 珠海国际赛车场
文章类型 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