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前进道路上的隐形“流感大流行”

让·托德,联合国秘书长的道路安全特使。

在任何字典中查找“流感大流行”这个词的定义,你会发现,它描述一种疾病或状况,造成在国家、国际或甚至是恐怖的全球范围内大规模问题。

此类事件,可能会毁灭社区,影响数百万人的生命,对经济造成地震影响,这将严重影响整个国家的发展和精神,骇人听闻。

多么可悲,然后,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几乎不知不觉地继续着生活的每一天,我们身在其中,以某种方式与之妥协——然而,我们知道如何治愈。

我说的是道路交通事故中的死亡和受伤。每年,近130万人在世界各地的公路上死亡。据世界卫生组织(WHO),道路交通事故是目前全球死亡的第八大原因,是15-29岁青年人死亡的首要原因。

更令人不安的是,全球每年有超过186,000儿童死于交通事故——这就意味着,每天超过500名、每三分钟1名儿童死于交通事故。

并且,这绝大多数的案例中,这些悲惨的死亡是由于我们对流动性的渴望,某种程度上,我们将之认定为“可接受的损失”,这只是几乎任何一天都可能不值一提的简短新闻片段。

和世界各地的很多人一样,我决心来解决这一情况。

是时候,全球行动起来

阻止瘟疫蔓延的伟大进步已经开始。2011年,联合国承认我们正在经历危机,推出了针对道路安全的十年计划,目标是到2020年挽救世界道路上的500万生命。联合国做了巨大的努力,使这一问题在全球政治议程中被提到了重要位置,道路安全社区已取得成功——但是,这还不够。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公路死亡的人数依然在增加。如今,这一十年行动来到中点,缺失制止这一问题的远大目标使我们处于危险之中。

认识到这一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近日决定:这一使命需要重新关注,并着力于让更多人认识到这一问题,我感到非常荣幸,他赋予了我成为道路安全特使的荣誉。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责任,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在过去的五年中,作为FIA[1]主席,我们已经创建了道路安全项目,力图呈现道路安全作为我们这个时代主要的健康和发展问题,我去往世界各地,与国家元首、政府部门和发展组织见面,展示我们的道路安全项目。

那段时间,我无数次回家思考的是,要有效地在全球范围内推进变革,我们需要在一个全球平台上发声。

我相信,协调这一全球性平台的建设是设立特使这一角色的目的所在。这篇文章可以作为变革的催化剂,使道路安全社区、世界各国领导人和政府就更安全道路、更安全的车辆和更好的驾驶规则达成共识。

第一步:聚集全世界的政治意愿

实现这一切的工具已经在我们手中。过去的几十年中,在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的提议下,联合国制定了关于国际交通的58公约和协定。他们中的许多,有助于管理巨大的道路安全领域,包括交通规则、道路标志和汽车标准信号。

这些法律文书已经到位:我们知道如何造出更安全的车辆;我们知道如何建立安全的道路;我们知道先进一致的交通规则和道路标识能为人们安全使用道路的益处。然而,仍然有那些国家和地区没有采纳这些方法。如果我们能在世界范围内让这些适用,并正确安排警力,我们将看到道路安全在全球范围内最终地区的显着改善——全球范围内,91%的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

对那些相信无所作为是更具成本效益的人来说,产生政治意愿将是行动的关键。这是一个我乐于接受的任务,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道路交通事故对国家的经济福祉产生巨大影响,一些国家每年因此损失国内生产总值的1%-3%。

如果我们能说服政府花一点预算来对付这一现状,会从财政角度节省很多——但是,最重要的是人。联合国大会期间表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一个全球性的平台,使其成为促进道路安全实施的重要里程碑。因为这一可持续发展目标,在首次全球发展议程中落实了道路安全目标。

第二步:创造革新高效的财政模式

目前迫切需要从根本上加大对道路安全的投资金额,我们需要做更多,以鼓励私人部门做出实质性承诺。为此我将汇集来自各个领域制定新机制的专家,以此我们可以创建出所需要的资金。

我们必须超越已经建立的一切,有些可能是过时和无效的模式,我们需要开放灵活地探索新的融资方式。我已呼吁的一个想法,是和道路安全社区一起,建立基于国际药品采购机制和飞机票分发的融资机制。这将采取汽车行业相关边际贡献的模式。

这种机制可以快速生成大量资金,然后导入一个全球性的道路安全联合国基金,以帮助发展中国家面对道路安全的挑战。

这些都是长期目标,他们将需要艰苦奋斗后才能获得胜利——通过最高级别的宣传,通过在国际、国家和地方层面的游说,通过改善筹资机制的发展,以及通过不放弃的信念,可以带来这种变化。如果我们足够大声地表达,异口同声,对那些持续贬谪全球祸害是可接受、可负担损失并将之视为简讯的人施压,使其重新认识到,这是他们眼前的重大问题。

让·托德简历

2015年4月,让·托德被任命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道路安全特使。自2009年以来,他一直是国际汽联FIA的主席。在此之前,他曾效力于标致和法拉利,负责其体育运动事务。让·托德也参与了很多慈善事业,包括一家领先脑和脊髓研究机构ICM,以及苏单基金会。

[1]国际汽车理事会,旗下有全球超过140个国家的汽车和汽车运动联合会。
(译/石一瑛)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汽车
文章类型 评论
标签 fia, jean todt